成功案例

天心(南京)木业有限公司与溧水区东屏镇人民政府投资合同纠纷案判决书

发布单位:  发布时间:2016/4/27 13:58:28  浏览量: ( 912 )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宁商初字第273

原告天心(南京)木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在南京市秦淮区石杨路5号。

法定代表人钟南生,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钱世云(委托期限自201 495日至2014123日),江苏苏源律师事务所律师口

委托代理人严慰慰(委托期限自201495日至201 4123日),江苏苏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周巍(委托期限自201 41 24日至今),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游向群(委托期限自201 41 24日至今),女,该公司总经理,住所地在南京市建邺区莫愁湖东路91 1幢一单元1 1 03室。

被告溧水区东屏镇人民政府,住所地在南京市溧水区东屏镇金湖路88号。

法定代表人赵孝春,该镇镇长。

委托代理人胡谦峰,江苏同心园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飞,江苏同心园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天心(南京)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心公司)诉被告溧水区东屏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东屏镇政府)投资合同纠纷 一案,本院于201 49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分别于20141 127日、201 591 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天心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钱世云、严慰慰(第一次开庭),游向群、周巍(第二次开庭),被告东屏镇政府的委托代理人胡谦峰(第一、二次开庭)、王飞(第一次开庭)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天心公司诉称:2006121 8日,天心公司与东屏镇政府签订《工业项目投资合同》及《补充协议》各一份,约定天心公司在南京市溧水区东屏镇工业集中区分期投资建设家具及装饰材料项目,总投资规模为1 350万元。天心公司享受建设规费、 外资企业税费减免,年度纳税满100万元的,东屏镇政府将地方财政税费50%返还给天心公司。东屏镇政府保证天心公司取得单价为每亩5万、共计90亩、使用年限为50年的工业用地土地使用权。签订协议后一年内东屏镇政府负责将土地使用权证办至天心公司名下,东屏镇政府还负责项目审批、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工程规划许可证等相关手续,提供六通一平施工条件。天心公司虚在签订协议后支付相当于土地出让款50%的预付款共计180万元,剩余款项在收到东屏镇政府能够办理土地证的通知后再支付,该款项包括土地出让、契税等相关费用。东屏镇政府保证天心公司与国土部门签订的土地出让合同价格不高于该价格,否则不足部分由东屏镇政府补齐。合同还约定,东屏镇政府未能按照协议约定使国土部门向天心公司颁发土地使用权证或者未能提供土地及条件的,每逾期一日支付相当于土地总价款千分之三的违约金,逾期超过6个月的,天心公司有权要求解除合同。东屏镇政府应当返还土地款并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若天心公司开始建设的,还应当赔偿投资损失及其他损失。

合同签订后,天心公司按约支付土地款共计232.8万元,并缴纳土地税费933701.67元。此后,该项目陆续取得项目立项、环评、规划等行政许可,但是未能按期办理用地规划许可证、工程施工许可证,导致厂房工程未能按照约定时间开工建设。期间东屏镇攻府多次承诺天心公司能够办理土地使用权证,并协调相关部门让天心公司先行开工建设。天心公司自开工建设以来,因建设厂房、围墙等工程项目支出的设计、勘探、施工等费用共计约1 800万元。天心公司多次催促东屏镇政府办理土地使用权证、施工许可证等手续,以便办理厂房工程验收等相关手续,但东屏镇政府一再拖延0 201 371 5日,东屏镇政府向天心公司发函,要求解除<工业项目投资合同》及补充协议,同意退还土地款及利息,对地面建筑物委托评估机构评估价值后进行收购,但双方就合同解除及赔偿相关事宜未能达成一致。

综土,请求判令东屏镇政府返还已收土地款232.8万元,赔偿天心公司投资损失28416858.67元(其中:已缴土地税款933701.67元,工程项目建设费用21 1 391 57元,截止起诉日利息损失6344000元,利息损失应计算至给付至日止);东屏镇政府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201 41 27日,天心公司进一步明确其诉请为:判令东屏镇政府返还土地款232.8万元及银行同期贷款利息,赔偿天心公司各项投资损失28416858.67元(具体包括:已缴土地税款933701.67元及银行同期贷款利息,工程项目建设费用含索赔暂计1 74831 57元及银行同期贷款利息、土地增值损失暂计为1 000万元)。

在本院第二次开庭时,原告天心公司变更诉请为:一、东屏镇政府返还土地出让款232.8万元,以及银行同期贷款利息(其中1 80万元从20061 21 9日起算、52.8万元从20091 11 3日起算,均计算至实际支付之日止);二、东屏镇政府赔偿天心公司损失共计39635345.34元(其中:已缴土地税款933701.67元,地面建筑物1 31 3万元,桩基工程损失2204509.67元,土地增值损失232801 34元,环评费8000元,采购灯具款79000元),以及银行同期贷款利息(其中:税费756268.96元从201 2314日开始起算,税费34666.84元自201 21 11 3日开始起算,税费34183.53元自201 3323日开始起算,税费108582.34元自201 351 3日开始起算,环评费8000元自20071 11 9日开始起算,采购灯具款79000元自201 441 8日开始起算,其它部分均从起诉之日即2014926日起算,均计算至实际给付之日止);三、本案诉讼费用由东屏镇政府承担。

原告天心公司为支持其诉讼请求提供了以下证据:

1、工业项目投资合同及补充协议,证明东屏镇政府与天心公司存在招商引资及投资合同关系;东屏镇政府违反投资合同约定,至今不能为天心公司领取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天心公司按约在东屏镇政府提供的土地上投资建设工业项目,产生巨大经济损失。

2、企业投资项目备案通知书,证明天心公司按投资合同约定,向政府主管部门申请项目立项并获批准。

3、环保局“关于对天心(南京)木业有限公司新建年产300万套木制家具生产线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的批复,证明天心公司的投资项目获得环保部门的环评影响报告的批复。

4、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证明天心公司投资项目的用地获得建设主管部门建设用地规划许可,确定工业用地84.2亩。

5、规划设计方案审定通知书,证明天心公司厂区总平面规划设计方案经规划部门审核同意。

6、报告,证明天心公司于201 371 5日致函东屏镇政府,要求东屏镇政府为天心公司办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或者赔偿投资损失。

7、回函,证明东屏镇政府收到天心公司的报告后,复函同意解除双方订立的投资合同及补充协议;同意全额退还已收土地款;同意收购天心公司投资建设的全部地上建筑物、附属物等。

8、证明一份,证明东屏镇政府同意天心公司将企业从东屏镇迂回南京市区。

9、解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通知,证明南京市第八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八建)施工的天心公司二号厂房及有关工程已竣工,向天心公司主张工程尾敖,并解除其他未建工程合同。

10、江苏省行政事业单位结算凭证2份,南京市商业银行本票、南京市银行进账单各1份,南京银行转账凭证8份,通知1份。证明天心公司在签订协议后支付的土地出让金以及办证费用共计232.8万,支付的土地税款是933701.67元,付款期限是20091 07日;东屏镇政府专门发出书面通知,称可以办理土地使用证,要求天心公司支付办证的费用,东屏镇政府存在违约的故意。

1 1、销售合同及付款凭证、环评技术合同及发票。证明天心公司为建设厂房采购的灯具款项共计89000元、环评费8000元。

被告东屏镇政府答辩称:一、 《工业项目投资合同》因天心公司在东屏镇投资新建家具及装饰材料项目所订立,现双方均同意终止合同不再履行。因协议系双方未能履行导致实际解除,并非东屏镇政府的单方责任,其法律后果应由双方承担。二、协议终止后,东屏镇政府同意退还已经收取的土地款并按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至于土地上的附属物,东屏镇政府愿意与天心公司协商共同委托评估机构进行评估,东屏镇政府同意按评估价格在天心公司提供相应的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材料后回购上述地面附属物。三、对天心公司关于赔偿土地增值部分损失以及其它损失的诉请,因双方协议没有约定,并且没有法律规定,不应获得支持。

针对天心公司提侠的证据,东屏镇政府质证认为:对证据1-810-11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证据9与本案无关联性。上述证据能够证明东屏镇政府为天心公司在东屏镇投资兴办企业受让土地进行建设作出多种努力,现因种种原因该土地未能领取到产权证件,致使天心公司要求解除协议。根据双方签订的《工业项目投资合同》,天心公司解除合同后,东屏镇政府应返还已付土地款及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如果天心公司已经开始建设的,还应赔偿投资损失。天心公司的诉请所依据的事实依据应当为该规定,其投资损失应当为直接损失。对天心公司缴纳土地出让金232.8万元、支付土地税款933701.67元没有异议;对天心公司提供的2009107日东屏镇工业园开发有限公司的通知的真实性没有异议,通知中明确要求天心公司在1 012日前支付105.6万元办证规费,但天心公司至20091 01 3日支付了52.8万元,并未按照通知约定的时间和金额交付,进一步说明东屏镇政府未为天心公司领取土地证件,不是东屏镇政府单方违约所导致。关于灯具费用,天心公司应当提供证据证明灯具确实在厂房内。

本案审理期间,根据天心公司的申请,本院就土地增值、地面建筑物价值委托南京大陆土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进行评估,同时就桩基工程委托江苏伟业房地产土地评估造价咨询有限公司进行造价鉴定。201 5828日,南京大陆土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作出(宁)大陆(2015) (估价)字第81号土地估价报告和宇大陆房地估字(2015)1 72号房地产司法鉴定估价报告。91 7日,江苏伟业房地产土地评估造价咨询有限公司作出苏伟业造鉴[2015]001号鉴定报告书。

就上述三份报告,天心公司质证认为: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关于土地估价报告所涉及的土地年限,根据签订合同当时的法律规定工业用地的使用年限就是50年,土地面积应当是按照双方合同约定的90亩来计算。

东屏镇政府质证认为: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首先,双方订立工业项目投资合同,协议目的是天心公司在东屏镇政府的工业集中区投资新建家具及装饰材料项目,合同对天心公司的投资规模、年纳税额、开工时间、项目建设期均作出约定。之后双方签订补充协议,在土地价款方面再次给予天心公司优惠。该协议并非土地转让或买卖协议,协议应作综合理解,不能单纯理解为关于土地方面的协议。所以协议的解除是因天心公司投资未到位所导致的,本案还应考虑协议中关于土地出让部分是否具有法律效力,是否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如果被确认无效如何处理。其次,对于天心公司所主张的土地增值部分损失,东屏镇政府认为不应予以支持,故土地增值的评估报告不能作为本案裁判的依据,土地增值的评估报告中对土地评估设定条件为土地用途系工业用地,土地使用类型系出让,但现有的土地性质并不是工业用地,也没有办理相关的土地出让手续,更没有领取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现阶段土地出让必须采取招标、拍卖、挂牌的方式,在该土地并未履行上述法定手续,依据假设的条件作出土地价值评估是不科学,不严谨的。土地估价包括政府土地收益,土地增值报眚并没有该部分价值及归属的说明,且土地增值报告评估结果明显过高。关于土地的面积问题,双方协议明确约定土地款计价面积以红线图实测面积为准(土地使用证所载面积),说明90亩土地是双方订立协议的暂定数额,并不是最终的确定数额,土地面积应以81亩为准。关于土地使用年限,应以30年为准。再次,关于房产以及桩基,厂房估价为1 31 3万是指房产的现有价值,但天心公司尚有一部分工程款未支付,天心公司应付清工程欠款,同时还应将该建筑物及相关资料交付给东屏镇政府。

经讼争双方现场核实,东屏镇政府对天心公司所主张的79000元灯具费用不持异议。

本院认证意见:因东屏镇政府对天心公司所提供证据的真实性均未提出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东屏镇政府认为天心公司所提交的证据9(《解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通知》)与本案无关联性,鉴于该证据能够反映施工单位要求与天心公司解除合同,印证了天心公司因工程施工产生损失,本院对该证据与本案的关联性予以确认。同时,讼争双方对上述三份鉴定报告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无异议,本院亦予以确认。

本院经审理查明:2006828日,东屏镇政府(甲方)与天心公司 (乙方)签订《工业项目投资合同> (合同号LSDP--XM--0614),合同约定:投资规模1 350万美元,注册资本675万美元,主要产品为家具、装饰材料;本项目属于核准类项目,乙方应按固定资产投资管理程序报送项目资料,乙方资料齐全后,甲方应在30日内为乙方办理项目立项批准手续,并获得立项;甲方在收讫注册登记资料后.协助乙方一周内办妥工商名称核定、

外商投资企业核准证书,20个工作日内办妥工商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费用由乙方自理;本项目厂房免收基础设施费、人防费、渣土费、规划会审费、新墙体用材费等行政性规费,营业性用房、办公楼、成套宿舍应按规定交纳规费。该合同第九条约定:甲方为乙方购买土地使用权提供服务保证,本项目用地面积90亩,土地价款6.5万元/亩,合计585万元,土地价款含土地出让金、契税等所有办证税费,土地款计价面积以红线图实测面积为准(土地使用证所载面积);前述土地价款由甲方包干使用,不足部分由甲方补足,节余部分归甲方享有,甲方应保证乙方与国土管理部门订立的土地出让合同不高于本合同约定的价格;本协议用地四至范围为东至南京海拓复合材料有限公司,西至沿江高速,南至朝阳路,北至朝阳河。该合同第十条约定:本协议签订后,乙方应在1 0日内付土地总价款的50%给甲方,作为土地预付款,余款在收到甲方办证通知后1 0日内付清;甲方在收到首次预付款和项目立项批文后30日内办妥用地红线图和设计要点给乙方,费用由乙方承担,同时在收到乙方办理国有土地使用证相关材料后,尽快为其办理国有土地使用证,甲方保证在合同签订后一年内将国有土地证办到乙方在甲方所在地注册公司名下;本协议中土地使用性质为工业用地,使用年限为50年。该合同还约定:本协议每亩土地的投资强度不低于1 20万元;土地发生用途变更、抵押、转让、出租时,乙方应在1 5个工作日内通知甲方,相关手续按土地管理的有关规定办理;己方承诺在20076月前开工建设,首期开工面积不少于建筑总面积的三分之一,项目建设期不超过两年;建设条件为甲方提供“六通一平”,甲方负责为乙方办理建设用地红线、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费用由乙方负担;甲方未能按协议约定使国土管理部门向乙方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的,每延迟一日,甲方按已收到的土地款总额的3‰向乙方支付违约金,逾期超过6个月的,乙方有权解除合同,甲方应返还乙方已付土地款及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若乙方已开始建设的,甲方还应赔偿乙方投资损失。此外,双方还就容积率、建筑密度、绿地率、建筑物高度、建筑退让等规划建设指标以及首期开工面积等作出具体的约定。

此后,东屏镇政府(甲方)与天心公司(乙方)签订《补充协议》,约定的事项为乙方购买甲方所属的项目集中区土地价格,内容如下:乙方于正式协议签订之日起二个月内将现企业经营地点变更至东屏镇,并办理相关证照手续,按规定申报纳税;甲方在考虑乙方项目投入较大、付款及时等因素,决定将土地价款的38%返还给乙方,即土地成交价为4万元/亩。

20071 18日,溧水县发展和改革局作出《企业投资项目备案通知书》,其中载明项目名称为年产300万套木制家具生产线项目,建设地点为溧水县东屏镇工业集中区,总投资1 0800万元,建设规模为新建年产300万套木制家具生产线、征用土地90亩、土建面积20000平方米。

20071 127日,溧水县环境保护局作出《关于对<天心(南京)木业有限公司新建年产300万套木制家具生产线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的批复》,同意天心公司申报的项目建设。

200811 6日,天心公司在溧水县建设局办理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其中载明项目名称为年产300万套木制家具生产线,用地位置为东屏镇工业集中区朝阳路北侧,规划土地使用性质为工业用地0 1 28日,溧水县建设局作出《规划设计方案审定通知书》。

201 375日,天心公司向东屏镇政府作出《报告》,其中载明:东屏镇政府保证在合同签订后一年内为天心公司办理完成国有土地使用证,之后东屏镇政府将约81亩土地交给天心公司投资建设,首期建设厂房面积约40000平方米。因东屏镇政府至今未能为天心公司投资项目领取国有土地使用证,致使天心公司后续建设工程停工至今,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天心公司在《报告》中提出两种处理意见,即继续投资建设或由东屏镇政府给予补偿。71 5日,东屏镇政府向天心公司回函,函件中提出以下解决方案:终止双方订立的《工业项目投资合同》及补充协议的履行,双方互不追究责任;东屏镇政府金额退还已经收取的天心公司土地款,并由东屏镇政府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承担天心公司的财务费用,同时天心公司将土地退还给东屏镇政府;天心公司在该土地上的地面附属物,由天心公司与东屏镇政府共同委托评估机构进行评估,东屏镇政府按照评估价格进行收购,或者天心公司提供地面附属物相应的、符合法律规定的资料,待东屏镇政府审核后协商收购,东屏镇政府收购地面附属物时天心公司应当提供相关资料。

2014414日,东屏镇政府向南京市溧水区投促周作出《证明》,同意天心公司从东屏镇迁回南京。

201478日,南京八建向天心公司发出《解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通知》,其中载明:20104月,南京八建多次要求天心公司组织验收、支付工程款、组织复工,并按天心公司要求提交了相关工程决算资料,但天心公司项目至今停建,也不支付进度款,为此,现正式通知解除与天心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请天心公司立即支付剩余工程款约61 5万元。

另查明,天心公司先后于201 231 3日、1 112日、201 3322日、51 3日支付土地税款756268.96元、34666.84元、34183.53元、108582.34元,合计933701.67元;先后于20061 21 8日、20091 11 2日支付土地款项1 80000元、528000元,合计2328000元。此外,讼争双方于庭审时确认环评费8000元的缴纳时间为20071 11 8日,灯具采购款79000元最后一笔的付款时间为201 441 8日。

还查明,(宁)大陆(2015)(估价)字第81号土地估价报告载明:本次评估对象是南京市溧水区东屏镇工业集中区、朝阳路北侧地块,已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规划用途为工业用地。根据委托,评估土地面积分别按《工业项目投资合同》中约定的50年扣除从合同签订之日(200681 8日)至估价时点的已使用年限计算和按新增工业用地30年扣除合同签订之日(200681 8日)至估价时点的已使用年限计算。经评估,在估价基准日为201 4926日,评估土地用途为工业用地,设定土地使用权类型为出让,设定土地使用年限分别为41.88年、21.88年,评估土地面积分别为60000.3平方米(90亩)、54000.27平方米(81亩),设定开发程度为宗地红线外达到“五通” (即通路、通电、通上水、通下水、通讯),宗地红线内“场地平整”开发条件下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价格分别为:41.88年土地单价为448元/按补充协议约定土地成交计算的土地总价为360万元,土地差价为2328.0134万元;81亩土地在出让条件下的总价为2419.2121万元,按补充协议约定土地成交计算的土地总价为324万元,土地差价为2095.2121万元0 21.88年土地单价为335元/平方米,其中90亩土地在出让条件下的总价为2010.0101万元,按补充协议约定土地成交计算的土地总价为360万元,土地差价为1650.0101万元;81亩土地在出让条件下的总价为1809.0090万元,按补充协议约定土地成交计算的土地总价为324万元,土地差价为1485.0090万元。

宁大陆房地房地估字(2015)1 72号房地产司法签定估价报告载明:南京市溧水区东屏镇工业集中区朝阳路北侧地块地上附着建筑物在价值时点201 4926日(含室内装饰装修,不包括家具、家电、灯具、设备等可移动部分)估价结果为131万元,其中地上建筑物为1 281万元,围墙、栅栏为32万元:

苏伟业造鉴[2015]001号鉴定报告书载明:天心公司溧水厂区工程一期桩基工程的鉴定结果为2204509.67元。

在上述鉴定程序中,天心公司、东屏镇政府均同意根据上述评估报告确定天心公司关于地面建筑物部分的投资损失,并同以评估结果作为本案的裁判依据。本院于本案审理嘉置芝炙量争双方就案涉建筑物的资料进行移交,东屏镇政府确认芸收到了天心公司移交的相关资料,就材料移交无异议。

本案审理中,讼争双方均明确案涉土地的名称为南京专漫永区东屏镇工业集中区、朝阳路北侧(东至南京海拓复合材料有限公司、西至沿江高速、南至朝阳路、北至朝阳河)地块。案涉土地的性质为集体土地。同时,本院询问天心公司,如果人民法院认定案涉合同关于土地利用及规划部分的约定无效,其是否变更诉请。天心公司表示即便无效,其坚持原诉请。

经双方当事人一致确认,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 《工业项目投资合同》的效力认定;二、东屏镇政府是否应当向天心公司支付土地增值费用,如应当支付,土地的面积及年限如何确定;三、东屏镇政府主张天心公司支付地面建筑物1 31 3万元、桩基费2204509.67元必须以天心公司结清工程款为前提条件,该主张是否成立;四、税费、环评费、采购灯具的费用的利息计算起算日是购买或支付款项之日,还是自起诉之日。

本院认为, 《工业项目投资合同》系部分有效、部分无效合同,该协议第九条、第十条约定无效,虽然双方协议约定东屏镇政府的合同义务是“为天心公司购买土地使用权提供服务保证”,但实质系变相的土地使用权出让。首先,从合同内容来看,该合同约定了土地的四至范围、土地使用权性质及年限、价款及付款时间等,同时还就规划建设的指标作出约定,故该合同实际上涵盖了土地使用权出让的主要条款。其次,从合同履行来看,合同签订后东屏镇政庸实际向天心公司交付了案涉土地用于建设和投资。讼争双方在协议中明确天心公司所购土地的性质应为工业用地,东屏镇政府在收到办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的相关材料后,尽快为天心公司办证。根据法律规定,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的主体应当为国土管理部门,出让的标的物应当为国有土地。而案涉土地的出让主体为东屏镇政府,标的物为集体土地。故讼争双方就案涉土地出让作出的约定违反了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应认定为无效。

针对天心公司的相关诉请,本院认为:首先,因案涉合同关于土地出让的相关约定无效,天心公司在本案中主张东屏镇政府返还土地出让款232.8万元及利息于法有据,且东屏镇政府在答辩时对返还土地出让款及利息未持异议,本院对天心公司的该项诉请予以支持。

其次,关于天心公司所主张的已缴土地税款933701.67元、环评费8000元、采购灯具款79000元,东屏镇政,窑夫著异议,但认为其应当自起诉之曰起支付利息。对此,本院认为,税费、环评费、采购灯具款的利息计算起算日应为购买或支,俘款项之日,东屏镇政府主张自起诉之日起起算不符合损失计算的原则,本院不予采纳。

再次,关于天心公司所主张的地面建筑物1 31 3万元、桩基工程损失2204509.67元,因案涉合同部分无效天心公司应向东屏镇政府返还案涉土地,地面建筑物也应一并返还,东屏镇政府在答辩时称其同意在天心公司提供相应的、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资料后按照评估价格回购上述地面附属物,现因天心公司在本案审理期间已向东屏镇政府移交了上述资料,东屏镇政府确认英就材料的移交不再持有异议,故其应当向天心公司偿付上述款项。东屏镇政府于庭审时又主张其偿付上述款项应以天心公司结清工程款为前提,对此,本院认为,鉴于东屏镇政府在鉴定程序中礁认以评估报告作为确定地面建筑物损失的依据,评估结果作为本案的裁判依据。同时,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工程款的支付主体为天心公司,东屏镇政府接受地面建筑物并不能视为其继受了天心公司支付工程款的合同义务,其以结清工程款为赔偿天心公司损失的条件,无法律和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最后,天心公司所主张的土地增值损失232801 34元实际系履行利益损失,不应获得支持。因案涉合同关于土地部分的约定无效,天心公司所主张的损失应当以信赖利益损失为限。信赖利益是指基于对对方合理信赖为履行合同所作的必要准备及支付的费用;而履行利益是指在合同如期履行后当事人所获得的全部利益。保护信赖利益旨在使当事人恢复到合同订立之前的状态,即返还因信赖合同履行而支付的各项费用;保护履行利益旨在达到合同被全部履行的状态,即因合同履行所产生的各项收益。天心公司在签订案涉合同时,应当预见到案涉合同关于土地部分的约定无效,且天心公司亦非案涉土地的所有权人,其所主张的土地增值损失系基于合同正常履行所应获得的履行利益,超出了合同无效的赔偿范围,本院对其该项诉请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八条、 《中华入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溧水区东屏镇人民政府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天心(南京)木业有限公司返还土地出让款232.8万元及利息(其中1 80万元自20061 21 9日起算、52.8万元自20091 11 3日起算,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曰止);

二、被告溧水区东屏镇人民政府于本判决生效之曰起十日内向原告天心(南京)木业有限公司赔偿损失合计16355211.34元(其中包括已缴土地税款933701.67元、地面建筑物1 31 3万元、桩基工程损失2204509.67元、环评费8000元,采购灯具款79000元),以及利息(其中税费756268.96元自201 231 4日起算,税费34666.84元自201 21 11 3日起算,税费34183.53元自201 3323日起算,税费108582.34元自201 351 4日起算,环评费8000元自20071 11 9日起算,采购、具款79000元自201 441 9日开始起算,其它款项均自起诉之詈至?2014926日起算,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三、驳回原告天心(南京)木业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侬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力: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57377元,评估费1 54600元,合计41 1 977元,由原告天心公司负担200384元,被告东屏镇政府负担21 1 593元(该款项已由原告天心公司垫付,被告东屏镇政府在支付上述判决款项时一并加付)。

本判决引用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十二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第五十八条 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第六十三条 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但是,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并依法取得建设用地的企业,因破产、兼并等情形致使土地使用权依法发生转移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本解释所称的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是指市、县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作为出让方将国有土地使用权在一定年限内让与受让方,受让方支付土地使用权出让金的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