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案例

案例分析建设工程领域热点问题之一

——(A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B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发布单位:  发布时间:2017/7/10 9:56:36  浏览量: ( 801 )

一、基本案情

1、当事人基本信息

原告(承包人):A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

被告(发包人):B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

2、案情概述

2010年5月19日及2010年5月26日,经招投标管理办公室批准,B公司与A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补充协议,B公司将其开发的水岸馨都小区5#、6#和8#楼土建、水电安装及地下车库人防工程发包给A公司承建,合同和补充协议对工程造价、工程款支付和违约责任等作出了明确约定。 合同签订后,2010年6月16日,工程正式开工,A公司进行实际施工。

工程竣工验收后,A公司索要工程款无果,遂诉至法院,请求判决B公司给付工程款及违约金,同时判决A公司对涉案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随后,B公司提起反诉,请求判决A公司分别支付工期延误违约金、非法转包违约金、未能一次性验收通过违约金、农民工上访违约金和拒绝维修整改违约金。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3月18日正式立案受理,并于2016年6月3日作出(2014)徐民初字第0067号民事调解书,最终B公司向A公司支付工程款2000万元。

二、争议焦点

1、工程价款按照固定价格结算还是按实结算

涉案工程应当以备案的合同作为依据。首先,直接发包备案合同与招投标备案合同具备相同法律效力,双方不得通过补充协议方式对工程价款等实质内容变更。(《招投标法》第3条,《工程建设项目招标范围和规模标准规定》第3条);其次,补充协议仅对备案合同未尽事宜进行补充约定,并未改变按照固定价格结算的方式,即未作出实质性变更,否则补充协议无效;再者,即使按实结算,5、6、8号楼也应当是在备案合同价格基础上结合变更进行结算。

2、A公司提交的决算价格是否可以直接作为结算依据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 5、6、8号楼未约定审计超过三个月视为对甲方结算价格的认可,格式合同中的约定不能构成发包人同意对承包人的认可。另,人防工程《补充协议》关于审计超过三个月视为对决算价格认可的约定不能在本案中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0条:“发包人在约定期限内对承包人的决算报告予以答复”,并非司法解释对发包人新增加的法定义务,而是发包人与承包人的约定义务。《合同法》第279条:“工程价款结算及支付的前提是工程验收合格,未经竣工验收合格,发包人有权拒绝对工程价款进行结算。”

3、竣工日期如何确定

关于第三个争议焦点,在A公司没有证据证明B公司拖延验收的情况下,以验收合格日期作为竣工日期。竣工分为工程竣工验收及整体项目竣工验收,本案中A公司并非承包全部工程项目,应当以承包范围内的全部工程验收合格作为工程竣工日期。

三、理论梳理

1、黑白合同的概念及效力

“黑白合同”,是指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当事人就同一建筑工程签订的两份或两份以上实质性内容相异的合同。“白合同”是经过招标备案的合同,即中标合同。“黑合同”是背离了中标通知书所记载的实质性内容,当事人另行签订的合同,既可能以补充协议作为变更的形式出现,也可能以重新签订要遵照其“实际履行”的合同形式出现。

对黑合同进行否定性评价的法律依据是《招标投标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招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当案件涉及黑白合同问题时,黑合同并不必然无效。《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中也没有认定黑合同无效的规定。根据《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二十一条,“两份合同实质性内容不一致的,应当以备案的中标合同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根据。”该条款并没有涉及合同的效力,仅明确了以哪一份合同作为结算工程款的依据。

对于黑合同的其他条款,特别是对白合同的约定进行明确或者解释的条款,如果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就应当认定有效。例如(2015包民再字第33号牡丹园公司与中苑公司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法院认为,“当备案合同中许多具体内容上欠缺,而未备案合同较为具体,具有可执行性的情况下,可视作对备案合同的补充和细化。未备案合同中与备案合同实质性内容不冲突的其他条款的效力应予以认定。”

2、“实质性内容变更”的理解

根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夏正芳在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总第35集文章中意见,实质内容变更主要包括工程价款结算、工程量、工程质量、工程工期的变更。根据人大法工委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释义》:“‘实质性内容’是指投标价格、投标方案等实质性内容。如果允许招标人和中标人可以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则违背了招标投标活动的初衷,整个招标过程也就失去了意义,对其他投标人来讲也是不公正的。对这类行为必须予以禁止。”

对于实质性变更,传统的界定方法一般从范围和标准两个维度出发,只要同时符合这两个维度即可认定为实质性变更。范围即前文提到的关于工程价款、工程量、工程质量、工程工期的变更,标准即工程价款的变化达到一定的幅度,具体幅度多少没有统一的标准,需要根据各地的情况、司法实践和个案加以认定。

在奚晓明主编、杜万华副主编、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总第33辑,最高法院法官认为,“实质性内容”的认定不宜过严,应当从宽把握,其底线是不能与法律规定、国家标准、行业行为相悖。根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夏正芳在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总第35集文章中意见,可以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从以下两方面来把握:一是看实质性内容变化是否更有利于工程质量;二是看合同价款的变化是否超过备案合同的1/3以上。

        3、竣工日期的认定

        根据《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十四条,当事人对建设工程实际竣工日期有争议的,按照以下情形分别处理:

(一)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的,以竣工验收合格之日为竣工日期;

(二)承包人已经提交竣工验收报告,发包人拖延验收的,以承包人提交验收报告之日为竣工日期;

(三)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的,以转移占有建设工程之日为竣工日期。

发包人是推动和组织验收主体,发包人拖延验收的主要目的一般是阻却工程款付款条件成就,根据民法、合同法理论发包人阻止合同条件成就,应当视为条件成就。关于发包人拖延验收竣工日期的认定,安徽高院2014年发布的指导意见(二)以及宁波中院2015年作出的解答均规定,以承包人提交合同约定的资料或《建筑法》第六十一条规定的验收资料之日作为竣工日期。

所以,承包人竣工验收的启动除了提交竣工验收报告外,还应当提交合同另有约定的或者《建筑法》第六十一条规定的验收资料,但这样可能加重了承包人提交资料的任务,势必将实际竣工日期认定时间延后,对承包人不利。

建设工程在验收合格后,方可交付使用;未经验收或者验收不合格的,不得交付使用。发包人对此常识应当明知,但发包人仍使用未经竣工验收的工程,应当视为其认可了工程质量并愿意承担质量瑕疵。况且争议工程在发包人使用后,工程质量缺陷责任的原因和主体常常难以划清。

确定建设工程实际竣工日期,其法律意义涉及给付工程款的本金及利息起算时间、计算违约金的数额以及风险转移等诸多问题。发包人和承包人要及早对于竣工日期做好约定,留存好对于己方有力的证据避免日后陷入被动的局面。

四、律师点评

该案件属于典型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涉及到黑白合同效力认定问题,同时还涉及两份合同约定的不同的工程款结算方式如何选择问题。案件经过数十次开庭审理,双方就合同效力、工程款结算方式存在根本分歧。案标的近6000万元,并且有反诉,案件办案难度大。令人欣慰的是,本案最终以B公司支付2000万元的工程款调解结案,这样的调解结果与A公司最初诉请的6000余万元差额巨大。由于建筑工程本身的复杂性,导致的建筑工程领域案件法律纠纷更为复杂。

作为B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代理律师,在仔细听取了委托人的诉求后,结合委托人的意见详细分析了案卷材料,对于案件首先进行了总体的成本分析和各方利益衡量。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经过多次质证及开庭审理,查阅了各项法律法规、司法解释、最高院的复函、地方的管理办法,相关的典型判例,还有省高院法官的意见。分析争议焦点,抓住案件细节,整体思路环环相扣,具体策略步步紧逼。

首先,论证直接发包备案合同与招投标备案合同具备相同法律效力,《补充协议》没有对招投标备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做出实质性变更,所以未改变按照固定价格结算的方式,对于《补充协议》的效力作出了界定;其次,根据《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十四条,明确了“发包人在约定期限内对承包人的结算报告予以答复”是约定义务;再次,指出由于部分楼层缺少消防设施,验收不合格后拒绝整改,不具备结算并支付工程款的条件;从次,没有证据证明B公司拖延验收的情况下,应当以验收合格日期作为竣工日期;最后,指出A公司主张工程款优先受偿权期限已经超出法定期限。

本案中,代理律师的心得体会如下:一、在制定解决纠纷方案时既要考虑诉讼的必要性,也要考虑调解的可能性。诉讼要考虑时间成本、经济成本,还有可能要承担的风险。律师既要解决纠纷,促使交易,控制风险,又要帮助当事人节省成本,所以动辄诉诸法庭有时候并不是最优的解决办法。尤其对于商事公司类案件来说,更多时候诉讼是作为一种手段或者工具来彰显姿态。本案在双方博弈之后,从商业利益和长远合作考虑,努力调解不失为上策。二、在调解过程中,作为代理律师要深入挖掘对方的信息,全方位、多角度寻找可以进行谈判的筹码,见微知著,打击到对方痛处。商业社会中良好的企业形象无疑是难以估量的隐形资产。比起个案的胜诉或者败诉,企业更看重的是案件造成的社会影响。经过全面调查了解,律师紧紧抓住A公司在申请优质工程奖中违法的事实,向主管部门举报,一举突破,最终逼迫对方同意接受调解,以较小的代价,圆满高效解决纠纷,赢得了委托人的信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