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案例

博事达王兴元、周巍律师团代理的再审案件被最高院提审并全面改判

发布单位:  发布时间:2018/6/8 11:41:39  浏览量: ( 656 )

一、再审裁判要旨

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和民营企业关于土地整理收益的约定,属于双方约定的收益计算方式,并非土地出让主体对土地出让金的处分,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作为参与市场活动的平等民事主体,享有独立的法人财产,有权自行决定如何使用其自有资金,其与民营企业签订协议约定合作进行土地整理、约定收益分配和风险负担,与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无涉。原判决以双方约定属于变相减免土地出让金,挤占挪用土地收益的行为,损害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为由,认定协议无效,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二、案情回顾

江苏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甲公司”)法定代表人和淮安市某城市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乙公司”)于2009124日签订了《人民剧场地块旧城改造项目合作开发框架协议》,甲公司按约于当日向乙公司汇款5000万元,但该协议未实际履行。2010627日,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西安路合作协议》,协议约定:甲公司与乙公司合作对淮安某区西安路10号盖克斯公司地块进行综合改造开发,该地块占地面积51.85亩。出让方式采用净地挂牌方式,经双方协商确定该地块土地整理成本为160万元/亩,拆迁及安置费用由乙公司负责,建设过程中产生的税、费由甲公司承担。关于甲公司收益,双方约定为该项目地块挂牌竞拍中,若甲公司以低于或等于协议约定的价格摘牌,成交后按土地出让合同规定缴纳土地出让金。如果该项目地块被甲公司或他人以高于土地整理成本即160万元/亩以上摘牌,乙公司同意按超出土地整理成本价即160万元/亩以上部分区财政净收益的75%奖励给甲公司,并在10个工作日内结清。该协议签订后,甲公司依约与乙公司合作完成上述地块综合改造开发,使该地块成为净地。201075日,乙公司归还甲公司2000万元。在挂牌竞拍中,由于价格超过160万元/亩,甲公司未能摘牌取得土地的开发权。事后,乙公司支付甲公司250万元的奖励款,并于201134日又归还甲公司3000万元。甲公司提出乙公司未按约履行75%奖励收益款,双方遂于2012329日签订了一份《协议书》,进一步明确甲公司应得总奖励款约定为2997万元,因乙公司前期已付250万元,需再付2747万元,于20124月、5月、6月三个月付清该款,具体为2012425日前付款990万元、525日前付款990万元、625日前付款767万元。如不能按期付款,则按未付金额支付日万分之四的违约金。上述《协议书》签订后,乙公司又陆续向甲公司支付了1000万元,尚欠1747万元未予支付。甲公司多次向乙公司索要未果,遂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乙公司支付甲公司1747万元及违约金7075500元(暂计算至2014820日),并主张某区政府承担连带责任;乙公司抗辩签订的《西安路合作协议》以及《协议书》违反国家法律强制性规定,属于无效协议,其无权处分政府的土地出让金;某区政府抗辩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的协议违反国家法律规定,损害了国家利益,应属无效,甲公司应将已经取得的奖励资金返还乙公司,某区政府并非合同的主体,不是本案适格主体。

在一审审理阶段,法院当庭释明该协议无效,要求甲公司变更诉讼请求,但甲公司代理人拒绝变更诉讼请求,仅在原诉请基础上增加赔偿损失的诉请。

三、裁判过程


(一)一审裁判认定

《西安路合作协议》损害国家利益,属于无效协议,依据法律规定,对于乙公司给付甲公司的1250万元应当返还,但介于乙公司已经另案起诉,本案中不予理涉,据此判决乙公司赔偿甲公司部分利息损失,并驳回了甲公司的其他诉请。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一审审理后,认为,1、涉案的协议是由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某区政府并未参与该合同的签订,并未与甲公司和乙公司达成任何协议,也不存在投资和参与分配等,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理,某区政府作为被告主体资格不适格;2、《西安路合作协议》中“按超出土地整理成本价即160万元/亩以上部分区财政净收益的75%奖励”的约定,与国发【200115号《国务院关于加强国有土地资产管理的通知》第二条第五款规定,该协议损害了国家利益,属于无效合同,乙公司要求确认该协议无效的抗辩理由成立,但乙公司要求返还已付奖励款1250万元,因已另案诉讼,故在本案中不予理涉;3、鉴于甲公司系经营性公司,本着有付出就有回报的市场经济理念,经法院释明后甲公司明确表示愿意变更诉讼请求,要求乙公司赔偿其损失,故一审法院对其出资的5000万元酌定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的4倍计算资金占有使用费损失,由于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的合同无效,乙公司作为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对合同无效应负主要责任,甲公司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一审法院酌定乙公司按5000万元的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的3倍计算损失数额向甲公司赔偿,对按5000万元的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的1倍计算的损失由甲公司自行承担。据此判决:一、乙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甲公司资金占用费(以2000万元为本金,自20091214日至201075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的3倍计息。以3000万元为本金,自20091214日至201134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的3倍计息);二、驳回甲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二审裁判认定

《西安路合作协议》、《协议书》相关约定属于变相减免土地出让金、挤占挪用土地收益,明显损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因此协议无效;乙公司作为国有资产管理公司过错明显,故应当承担甲公司12737233元的损失,折抵应当返还的1250万元,据此判令撤销一审判决,改判乙公司向甲公司赔偿237233元的损失。

依据一审法院的裁判结果,甲公司不仅无法获取相应的1747万元奖励,还将承担向乙公司返还1250万元的不利后果。甲公司不服一审裁判结果,故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支持一审全部诉请。二审法院查明,一审中,乙公司陈述已给付的亿佳公司的1250万元的资金来源于公司自有资金。同时查明案涉土地于2011118日经挂牌出让成交,最终成交总价为1.212亿元,每亩单价336.85万元。

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1、《西安路合作协议》就是甲公司向资产公司出借3000万元供其完成土地整理,而甲公司在该土地挂牌竞拍中根据成交价格获得不特定的回报。《西安路合作协议》约定的“奖励”源自土地出让收益,2012329日《协议书》中约定的2997万元奖励款也正是应由国家获得的该地块的土地出让收益。这种变相减免土地出让金、挤占挪用土地收益的行为明显损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不应得到法律的支持,因此《西安路合作协议》、《协议书》均应认定无效;2、乙公司作为国有资产管理公司,明知不应变相减少土地出让收益,损害国家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其先后与甲公司签订了三份协议,即《人民剧场合作协议》、《西安路合作协议》、《协议书》,一再承诺以政府的财政收入作为奖励款给予甲公司,其行为过错明显,故乙公司对于合同无效给甲公司造成的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甲公司的损失总额为12737233元,该款应由乙公司予以赔偿,但鉴于乙公司已经给付甲公司1250万元,该款项属于甲公司依据无效合同而取得的财产,依法应予返还,折抵后,乙资产公司仍应支付甲公司237233元;3、某区政府不是合同当事人,乙公司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同时政府相关负责人在甲公司书写的信件及报告上做批示的行为,仅是履行行政管理职能的行为,并不能因此认定为债务加入,因此,甲公司以某区政府作为本案被告不予支持。二审法院据此判决:一、撤销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淮中民初字第0184号民事判决;二、乙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甲公司237233元。

(三)再审裁判认定

《西安路合作协议》、《协议书》均合法有效,乙公司应当依照《协议书》履行付款义务,乙公司拒绝继续履行,有违诚实信用原则,故撤销一、二审判决,改判乙公司向甲公司支付本金及利息总计3270余万元。

通过二审的审理,仍然认定合同无效,同时认定导致合同无效的过错在于乙公司,因此判令乙公司赔偿甲公司损失12737233元,通过折抵甲公司依据合同无效应当返还的1250万元,乙公司还需向甲公司支付237233元。但是代理人认为,涉案的协议并不存在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应当合法有效,因此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提出以下主要再审理由1、原判决未将甲公司提供的证据作为认定案件性质的依据,应当视为新证据;2、《西安路合作协议》本质属于投资土地整理和开发房地产的性质的协议,不具有原判决认定的民间借贷的特征;3、原判决以“奖励”源于土地出让收益为由认定相关约定属于变相减免土地出让金、挤占挪用土收益的行为,属于适用法律错误;4、涉案项目不属于社会公益项目,原判决以此认定协议约定损害了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有违立法本意。最高人民法院再审立案审理后,以再审申请人的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规定“原判决、裁定法律适用确有错误”为由,裁定提审。

最高院提审后,依法公开审理,并将本案作为公众关注度较高,社会影响较大、具有法治宣传教育意义的案件,对庭审进行录音录像,同时在中国庭审网上同步直播。

最高院经公开审理,主要认定如下1、《西安路合作协议》属于合作从事城市土地整理项目的协议,双方共享收益,共担风险,由于《民事案件案由规定》对于此类合同未作规定,本案案由应认定为合同纠纷;2、关于《西安路合作协议》、《协议书》的效力问题,乙公司作为参与市场活动的平等民事主体,享有独立的法人财产,有权自行决定如何使用其自有资金,其与甲公司签订协议,合作进行土地整理,约定收益分配和风险负担,与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无涉,以协议约定属于变相减免土地出让金、挤占挪用土地收益的行为,损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为由认定《西安路合作协议》无效,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同时《协议书》属于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乙公司以协议无效为由拒绝继续履行,有违诚实信用原则;3、一审法院虽然在庭审中询问了甲公司是否变更诉请,但是甲公司未提出明确的变更请求,一审并未正确履行释明义务,二审法以一审曾作出询问为由认定一审程序合法,亦有不当,本案中的诉请仍应以甲公司起诉状中的请求为依据,因此,基于协议均合法有效,乙公司应当按照协议约定付款以及承担违约金;4、甲公司无证据证明某区政府与乙公司事实合伙关系,且相关负责人批示行为不构成债务加入,因此某区政府并非适格被告。

综上,最高院判决:一、撤销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苏民终字第00244号民事判决书、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淮中民初字第0184号民事判决书;二、乙公司与判决生效之日起向甲公司支付1747万元及违约金(以1747万元为基数,按照日万分之四的标准自2012425日起计算至实际支付之日止)。

研讨团队成员

本案的一审、二审、再审,甲公司均委托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代理,该案从2014821日立案至2018123日再审审结整整耗时三年半。鉴于案件复杂,本所组成了王兴元、周巍、周玉、吴小雅、朱云、张宁华、周宇昕等律师团队,就案件事实和法律适用反复研讨后形成的再审申请意见,最终被最高院全部支持,为当事人争取到最大的权益


代理律师简介


王兴元 律师

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高级合伙人,并兼任河海大学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导师,江苏省法学会经济法学研究会理事,退役前任海事指挥学院第二政治教研室讲师、海军指挥学院法律顾问处主任、律师。代理的多起有较大社会影响的疑难复杂二审、再审案件取得改判,其中代理的部分案件分别被刊登在最高人民法院主办的《刑事审判参考》、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的《审判研究》、被选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六十年经典案例》、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法学研究所主编的《中国知识产权经典案例选》、被江苏省律师协会评为“江苏律师民事侵权十佳案例”,其代理的部分案件因具有社会重大影响力,多次被省部级及地方级的多家报刊报道。



周巍 律师

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江苏省(省直)优秀青年律师,任南京、淮安、宿迁等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江苏省律师协会建设工程与房地产专业委员会委员、江苏省工商联顾问律师。从业十多年,主要执业领域为房地产与建设工程、基础设施投资、商事争议解决等。执业以来,为多家大型国有企业、上市企业、政府单位提供法律服务,成功为顾问单位及客户处理房地产并购、建设工程争议解决、工程法律项目管理、国有股权挂牌转让等多项重大法律事务。撰写的《PPP争议解决机制》、《建设工程开工与竣工日期的法律认定规则》等多篇文章在媒体发表或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