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争鸣

施工企业《内部承包合同》效力认定及风险防范措施

作者:   发布时间:2017/6/23 17:41:04   浏览量: ( 1469 )


内部承包作为建筑施工企业的一种经营模式,本身是合法的,属于企业自主经营的范围。在司法实务中,发包人以内部承包人缺乏施工资质为由主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一般很难得到人民法院的支持。在建筑施工过程中,很多承包人虽然打着内部承包的名义,但其实质上进行着非法工程的转包与挂靠。那么如何判断到底是内部承包,还是以内部承包之名进行转包与挂靠呢?且看下面5个裁判文书中关于《内部承包合同》效力认定的案例。


案例一: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2872号

关于《内部承包合同》是否有效的问题。登达公司承包荣盛公司发包的相关工程后,登达河北分公司与王洪签订《内部承包合同》,将部分工程分包给王洪施工。登达公司主张王洪系本公司职工,但未能提交与王洪签订过劳动合同或支付过工资等能够直接证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登达公司在原审中提交付条、伙食费清单、工资表和代办条,但上述证据材料仅能证明王洪曾参与过登达公司泗县面粉厂项目,并不能证明双方存在劳动合同关系。因王洪并非登达公司职工,双方签订的《内部承包合同》并不符合内部承包的法律特征。《内部承包合同》约定,登达河北分公司收取管理费,在扣除税费、管理费等相关费用后所有经济责任由王洪自负盈亏,该行为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双方签订的《内部承包合同》应认定为无效。登达公司关于《内部承包合同》有效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二: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皖民四终字第00115号

关于严某与国鸿建设公司之间是内部承包关系还是违法分包关系。国鸿建设公司上诉主张严某系其员工,并提交了项目经理证书、助理工程师资格证书、芜湖市社会保险单位职工减少表作为证据。经审查认为,项目经理证书、助理工程师资格证书并不能直接证明严某与国鸿建设公司具有劳动合同关系;严某虽通过国鸿建设公司缴纳社会保险费用,但国鸿建设公司出具的收据证明社会保险费用实际是由严某自己承担。且在二审庭审中,国鸿建设公司承认与严某无劳动合同,也未向严某发放过工资。因此,国鸿建设公司关于严某系其员工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涉案五金车间工程由严某自己筹措资金,组织人员进行施工,国鸿建设公司仅收取7.43%的综合费,并不提供资金、技术、设备、人力支持,也不承担技术、质量和经济责任,应当认定国鸿建设公司与严某之间系分包关系。国鸿建设公司将涉案五金车间分包给无建筑施工资质的个人承建,属违法分包,与严某所签订的《补充协议书》无效,严某系涉案五金车间的实际施工人。


案例三: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泉民终字第3503号

关于本案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内部承包责任合同书》是否有效的问题。本案陈庆民与惠二建公司签订的《内部承包责任合同书》约定,陈庆民对所承接的涉讼工程负经济和法律责任;陈庆民应按工程总造价的4%向惠二建公司交纳管理费,一切税收、上级管理费等均由陈庆民负责缴交,由惠二建公司代收代扣。陈庆民与惠二建公司签订的《内部承包责任合同书》约定的承包内容并不符合企业内部承包责任制的法律特征即包生产经营任务、包上缴利润、实行工资总额与经济效益挂钩。况且,惠建发公司在本案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内部有设置或者实际存在陈庆民施工队这一承包主体。因此,本案并不因陈庆民为惠建发公司的内部人员而改变涉讼工程系属陈庆民个人借用惠二建公司的名义承包施工的事实。故本案陈庆民与惠建发公司签订的《内部承包合同书》应认定为无效合同。上诉人惠建发公司主张其与陈庆民签订的《内部承包合同书》有效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四: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泰中民终字第0908号

本院认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承包人将其承包的全部或部分工程交由其下属的分支机构或在册的项目经理等企业职工个人承包施工,承包人对工程施工过程及质量进行管理,对外承担施工合同权利义务的,属于企业内部承包行为。本案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正太集团之间无资产产权联系,无统一的财务管理,无符合规定要求的人事任免、调动和聘用手续,被上诉人正太集团对案涉工程的施工过程及质量又不进行管理,故双方之间不构成企业内部承包关系。


案例五: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厦民终字第1044号

本院认为,关于刘英乐与省一建厦门分公司签订的《工程项目部经营责任制承包协议》是内部承包还是工程分包问题。首先刘英乐是省一建公司的内部员工,符合内部承担合同的主体要件;其次,从承包协议约定内容来看,合同目的是为了确实落实单位工程施工质量、安全等各项技术指标而签订的内部承包经营责任;约定用款计划需经上诉人审核通过才由上诉人拨款;上诉人对工程进行施工技术等各方面进行指导、检查和监督管理。并且关于工程质量要求、分配方式的约定也体现内部承包这种具有管理隶属关系的性质。因此应当认定刘英乐与省一建分公司签订的案涉承包协议属于内部承包,而非转包。


以上裁判文书中关于《内部承包合同》效力的认定,可归纳以下几点作为合法的内部承包模式的构成要件

1、承包人与建筑施工企业是否存在劳动合同关系。主要包括:有无合法的劳动合同;有无社会保险的实际交纳、工资的实际发放;有无人事调动、任免等。

2、承包人与建筑施工企业是否存在管理上的隶属关系。主要包括:建筑施工企业是否提供资金、技术、设备、人力等支持;是否对施工进行指导、检查和监督管理;有无资产产权联系;有无统一的财务管理。

3、《内部承包合同》的内容是否符合内部承包的法律特征即包生产经营任务、包上缴利润、实行工资总额与经济效益挂钩。主要包括:承包人是否自负盈亏;建筑施工企业是否对外承担施工合同权利义务等。

综上,在我国现有的法律法规框架之下,内部承包合同模式的合法性已被认可,是合法的内部承包,还是转包、挂靠应严格区分,建筑施工企业应依法经营,努力规避法律风险。

1、严格审查承包人的经济实力、履约能力以及个人信用。以免发生拖欠农民工工资、侵吞材料款、偷工减料等不诚信的行为,从而损害到建筑施工企业的合法权益。

2、加强合同管理水平与印章管理水平。内部承包合同应尽量做到内容齐全、条款完整、定义准确、具体详细、平等互利,对于印章的种类、使用、保管、监督等应当建立健全相应的印章管理制度。

3、加强施工现场的监管。向承包人提供技术、设备上的支持,确保工程的质量与施工安全。

4、统一财务管理。承包人与建筑施工企业应当建立统一的财务管理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