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争鸣

乐视资产冻结事件涉及的三大法律问题

作者:刘霄潇   发布时间:2017/7/10 9:59:46   浏览量: ( 1362 )

7月3日下午,腾讯财经发布了一个大新闻:贾跃亭夫妇以及乐视系3家公司的12.37亿资金,在上周被司法冻结。此消息一出引发了行业内极大关注,甚至引发了网友们“心疼贾总”的热议调侃。

      首先让我们来回顾下整个事件的过程:2017年6月26日,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川北支行于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法院最后裁定,冻结乐视长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和贾跃亭、甘薇名下银行存款共计人民币12.37亿元。6月29日,法院还冻结了乐视控股投资于大圣科技的全部股权及红利,冻结期限为三年。招商银行之后表示,招商银行上海分行此次向法院申请资产保全,系乐视旗下的乐风移动贷款发生欠息、招行上海分行多次催收无果后所采取的法律手段。

      这并非乐视首次遭到财产冻结,自去年11月乐视陷入严重的资金危机,就有多家公司向法院提出申请财产保全。仅2016年11月16日,就有两个申请人瑞声开泰(深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常州丽声科技有限公司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

此轮乐视资金链风波存在的公司管理、商业资本运作问题在此不必赘述,我们简要了解下本次事件涉及的三大法律问题。

一、申请诉前财产保全的条件

通过招商银行的申请,上海高院对于贾跃亭夫妇以及乐视系公司采取的司法冻结,在法律上称之诉前财产保全措施。财产保全主要包括诉前财产保全、诉中财产保全以及执行前的财产保全。《民事诉讼法》对于诉前财产保全有详细的规定。

诉前财产保全的适用条件有

1.诉前财产保全的申请必须具有财产给付内容。

2.情况紧急,不立即采取相应的保全措施,可能使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失。

3.由利害关系人提出诉前财产保全申请。乐视和招商银行曾是亲密的合作伙伴,2015年招商银行上海分行向乐视控股及旗下公司提供100亿元战略性全球综合授信额度。

4.诉前财产保全申请人必须提供担保。本次招商银行上海分行申请的财产保全也以自身财产提供了信用担保。

       诉前财产保全属于应急性的保全措施,此次招行申请的资产冻结,起因是一笔乐视手机业务融资贷款。司法裁定中涉及的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均是乐视手机业务相关公司。当前国产手机市场竞争异常激烈,乐视手机作为乐视生态中的重要一环,从去年开始一直亏损、新品乏力,各种负面消息甚嚣尘上。申请财产保全虽然是比较常规的法律手段,但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债权人对于乐视资金状况不信任的态度,此次冻结可能会引发其他债权人的恐慌并相继起诉。

二、先保全就必然优先执行吗?

虽然目前乐视尚未进入破产执行程序,但是去年11月开始,乐视旗下的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先后被债权人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做一个不太乐观的假设,如果将来进入到执行程序,一个债务人要面对多个债权人申请强制执行,债务人的财产上又面临多重查封、扣押或冻结。由于此时被执行人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那么究竟应当以查封次序优先,还是按照债权比例受偿呢?我们可以从法律条文中寻找依据。

       2015年最高院修订的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整合了“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有关规定,510条规定:参与分配执行中,执行所得价款扣除执行费用,并清偿应当优先受偿的债权后,对于普通债权,原则上按照其占全部申请参与分配债权数额的比例受偿。清偿后的剩余债务,被执行人应当继续清偿。债权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其他财产的,可以随时请求人民法院执行。最高院似乎认可了按照比例受偿的原则。

       而第516条规定:当事人不同意移送破产或者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不受理破产案件的,执行法院就执行变价所得财产,在扣除执行费用及清偿优先受偿的债权后,对于普通债权,按照财产保全和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先后顺序清偿。最高院似乎又认可了查封优先的原则,那么这两个法条之间是否存在矛盾呢?

       仔细看第516条的表述:适用范围一是当事人不同意移送破产,二是被执行人住所地法院不受理破产案件,这两种情况有一个共同点是“破产”,说明被执行人只能是“企业法人”。第510条比例受偿的适用范围是参与分配执行中。根据第508条规定,被执行人为公民或者其他组织,在执行程序开始后,被执行人的其他已经取得执行依据的债权人发现被执行人的财产不能清偿所有债权的,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参与分配。因此,第510条的比例受偿只是用于参与分配中,参与分配被执行人是公民或者是其他组织,而不是法人。

       这两个条文区别在于看被执行人是谁,如果被执行人是企业法人,查封优先;如果被执行人是公民或者其他组织,参与分配中比例受偿。所以乐视系公司一旦进入破产程序,对于普通债权,将会按照财产保全和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先后顺序清偿。如果是贾跃亭夫妇作为被执行人,对于普通债权,原则上按照其占全部申请参与分配债权数额的比例受偿。

       不过,即使是首封的法院也未必拥有优先处置的权力。当首先查封法院迟延处分查封财产时,会损害到优先债权的实现。针对实践中常出现这个问题,2016年4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关于首先查封法院与优先债权执行法院处分查封财产有关问题的批复》,规定了优先债权执行法院可以要求首封法院将该查封财产移送执行的权利。

三、发生保全错误怎么办?

我们再做一个比较乐观的假设,如果多家债权人对于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系公司申请的财产保全发生了错误,应该承担什么法律责任?

       财产保全错误需要承担责任的依据主要在:《民事诉讼法》105条规定,申请有错误的,申请人应当赔偿被申请人因保全所遭受的损失。《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事人申请财产保全错误造成案外人损失应否承担赔偿责任问题的解释》规定,当事人申请财产保全错误造成案外人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经济审判工作中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若干规定》19条规定,因申请错误造成被申请人损失的,由申请人予以赔偿;因人民法院依职权采取保全措施错误造成损失的,由人民法院依法予以赔偿。

       司法实践中被认定为保全错误的情形,主要集中在前诉被驳回诉讼请求、驳回起诉、超额保全和撤诉几个方面。裁判观点多认为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属于一般侵权责任纠纷,适用过错责任原则。例如(2015)民申字第1178号后泉沟煤矿与万鑫煤业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最高院认为财产保全损害赔偿纠纷应适用侵权责任法的过错责任归责原则,申请人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应当视其对于财产保全错误是否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

       如果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系公司打算起诉,要求错误保全方赔偿损失,他们必须要举证证明保全财产遭受损害的事实,并且与错误保全行为之间存在着因果关系。目前法院支持的损失种类主要包括利息损失、违约金损失、成本增加损失、停产停业损失等,至于预期利益损失能否获得支持还存在争议。